欢迎访问汉中仲裁委员会正规权威官方网站,我们提供优质的仲裁服务。公正、公平、高效!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以案说法  
公报案例:分公司的财产即为公司财产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7-14       

公报案例:分公司的财产即为公司财产

1.法律规则是立法机关综合衡量取舍之后确立的价值评判标准,应当成为司法实践中具有普遍适用效力的规则,除非法律有特别规定,否则在适用时不应受到某些特殊情况或者既定事实的影响。

2.分公司的财产即为公司财产,分公司的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确立的基本规则。以分公司名义依法注册登记的,即应受到该规则调整。至于分公司与公司之间有关权利义务及责任划分的内部约定,因不足以对抗其依法注册登记的公示效力,进而不足以对抗第三人。

3.遵法守法依法行事者,其合法权益必将受到法律保护;不遵法守法甚至违反法律者,因其漠视甚至无视法律规则,就应当承担不受法律保护或者受到法律追究的风险。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78条规定以及予以保护的承包或者租赁经营,应当是法律所准许的承包、租赁形式。企业或者个人以承包租赁为名借用建筑施工企业资质之实的,因违反有关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故不应包含在该条保护范围之内。

5.实际施工人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的概念,因其规范情形之特定性,故亦应在该规范所涉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才适宜对实际施工人的身份作出认定。

李建国与孟凡生、长春圣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案例来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7年第2期。

案号:

一审: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长民二初字第5

二审: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吉民一终字第72

再审: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149

再审合议庭法官:

苏戈、李明义审、张能宝

裁判日期:

o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

案件基本事实: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孟凡生。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长春圣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祥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李建国。

一审被告:长春市腾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安公司)。

201219日,孟凡生、甘雨因与圣祥公司、腾安公司、圣祥公司祥泽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起诉至一审法院。2012928日一审法院判决:东亚公司(圣祥公司前身)给付孟凡生钢材款人民币7319306.2元并支付违约金,腾安公司为东亚公司以上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21218日,一审法院裁定冻结东亚公司建和分公司账户存款850万元,实际冻结5850435.1元。上述850万元系沈阳军区空军军官住房发展中心于20121217日转入建和分公司的蓝天佳苑小区二期工程的工程款。因李国宾、李建国以其所有的两套房屋提供置换担保,一审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解除对建和分公司账户存款人民币5850435.1元中80万元的冻结。

201365日,孟凡生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案外人李建国提出异议,认为法院查封的5050435.1元款项是李建国承包建和公司并承建蓝天佳苑二期工程所得收益,请求法院解除对该款项的冻结。一审法院作出执行裁定,驳回案外人李建国的异议。

圣祥公司成立于199379日,经营范围承揽国内外建筑工程。2006317日圣祥公司向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设立分支机构建和分公司。2006324日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了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为在所隶属的公司经营范围内,从事工程承包经营,其民事责任由所属的公司承担。建和分公司的负责人为田万和,后于2013529日负责人变更为李建国。

201134日,圣祥公司与沈阳军区办事处签订《沈阳军区空军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书》,承建蓝天佳苑二期工程,合同价款为83561772元。建和分公司成立后,圣祥公司公司作为甲方,与乙方建和分公司签订《长春东亚公司工程有限公司内部承包合同》,承包范围:《资质证书》中规定的工业与民用建筑承包范围。分公司每年向总公司缴纳3万元业务费用,每年向总公司缴纳10万元工程费用。

李建国起诉请求,对执行案件中停止对建和分公司银行存款5050435.1元执行;解除对该款项的冻结。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圣祥公司与建和分公司的关系问题,李建国主张二者系承包关系,圣祥公司、孟凡生主张二者系统一经营管理的总公司与分支机构关系。从本案当事人陈述情况看,在本案前置程序(2014)长执异字第16号案件听证会中,圣祥公司明确认可对于蓝天佳苑二期工程而言“工程是李建国干的”,并对异议人李建国的各项主张及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在本案庭审中,圣祥公司推翻其在(2014)长执异字第16号案件中的全部主张,认为蓝天佳苑二期工程是由圣祥公司垫资建设,但圣祥公司在本案诉讼中未提供充分证据推翻其在(2014)长执异字第16号案件中的陈述,因此圣祥公司对于蓝天佳苑二期工程的陈述应以(2014)长执异字第16号案件中陈述为准。

从本案证据上看,建和分公司在工商登记上系圣祥公司合法注册成立的分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分公司是总公司在其住所以外设立的以自己的名义从事活动的机构,在业务、资金、人事等方面受总公司管辖,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在法律上、经济上没有独立性,没有自己的名称、章程,没有自己的财产,以总公司的资产对其债务承担法律责任。李建国提供了证据证明建和分公司每年向圣祥公司缴纳管理费,圣祥公司对此亦认可。建和分公司向总公司缴纳管理费的事实与其作为圣祥公司分公司的身份相矛盾。圣祥公司称其与建和分公司之间是内部承包关系,并签订了内部承包合同。但该内部承包合同甲方为圣祥公司,乙方为建和分公司,承包标的为“《资质证书》中规定的工业与民用建筑承包范围”,该承包标的不是以完成特定的工作为目的,不符合承包合同的基本特征,因此不能认定圣祥公司与建和分公司之间系内部承包关系。

圣祥公司当庭无法陈述清楚建和分公司办公场所、办公环境、人员管理、具体业务开展等相关基本的公司情况,亦不能提供圣祥公司对建和分公司人员、财物直接管理的证据,无法提供建和分公司的相关账目,无法提供对建和分公司承建工程具体投入、建设、管理的相关证据。

因此,结合圣祥公司向建和分公司收取管理费的事实,可以认定圣祥公司与建和分公司并非普通总公司与分公司之间的关系,而是圣祥公司将建和分公司发包出去,其不对建和分公司进行统一经营、管理,圣祥公司对建和分公司的盈利方式通过收取管理费实现。

二、关于建和分公司的承包人问题。建和分公司的原负责人田万和在一审法院询问笔录中证实建和分公司自成立起,李建国为实际投资人,建和分公司承建的全部工程为李建国个人洽谈,亦由其投入垫资并组织工人建设,圣祥公司仅收取管理费。李建国提供的吉林省延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鑫元分公司的证明材料、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空军军官住房发展中心长春办事处的证明材料均证实金达莱小区、文苑小区、蓝天佳苑一、二期工程由李建国个人洽谈、组织施工承建,并垫付部分款项的事实。李建国提交的中国建设银行存款账户信息及明细账查询单、支付蓝天佳苑小区工程相关费用票据等证据亦佐证了上述事实。

同时,李建国申请的杨殿福、孟德军、曾仲元出庭作证,三位证人的证言均证实其从李建国手中承包蓝天佳苑二期工程的土建、木工、抹灰工程,且拖欠的农民工工资一直是向李建国个人索要,三位证人对圣祥公司及建和分公司均不熟悉。李建国亦提供了其个人垫付部分工程款的现金支出的相关证据。

另外,除李建国外,无其他人对建和分公司的承包权主张权利,圣祥公司、孟凡生、腾安公司均未提供证据证明除李建国外,还有其他人对建和分公司的承包权主张权利。因此,虽然李建国在本案中未提供其与圣祥公司签订的关于承包建和分公司的合同,但结合李建国在本案中提供的对建和分公司承建工程的投资、管理、组织建设的相关证据及田万和、杨殿福、孟德军、曾仲元的相关证言,可以认定李建国是建和分公司的实际承包人。

三、李建国作为建和分公司的实际承包人,其对建和分公司名下的财产享有权利。本案诉争的5050435.1元系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空军军官住房发展中心长春办事处打到建和分公司账户上的蓝天佳苑二期工程工程款,属于李建国在承包建和分公司的过程中的投入及收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78条规定:“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时,可以裁定企业法人为被执行人。企业法人直接经营管理的财产仍不能清偿债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执行该企业法人其他分支机构的财产。若必须执行已被承包或租赁的企业法人分支机构的财产时,对承包人或承租人投入及应得的收益应依法保护”。因此,李建国就本案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应停止对建和分公司账户内存款5050435.1元的执行。李建国要求解除上述款项的冻结,因该项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范围,故对李建国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审理。

一审法院判决:在执行案件中不得对建和分公司账户内的存款5050435.1元执行。

孟凡生、圣祥公司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建和分公司系圣祥公司合法注册成立的分公司,其与圣祥公司的关系当然是总公司与分公司的关系。但本案的关键在于建和分公司是否已由他人承包,建和分公司账户上的5050435.1元存款是否为该承包人的投入及收益。承包的显著特征是承包人进行管理,经营的风险及收益由承包人承受。而未被承包的分公司则应受总公司管理,经营的风险及收益由总公司承受。

本案中,虽然签订《内部承包合同》的双方是圣祥公司与建和分公司,但从该合同的内容上看,合同标的就是建和分公司本身,故建和分公司作为本合同的签订者不合逻辑。从圣祥公司收取建和分公司的管理费及税金,圣祥公司庭审中承认建和分公司所创造的利润刨除各种费用后都分给建和分公司及圣祥公司当庭无法说清建和分公司如何成立、如何管理等方面,可以认定圣祥公司将建和分公司承包给了建和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建和分公司的原负责人田万和在一审中证实建和分公司自成立起,李建国为实际投资人,建和分公司承建的全部工程为李建国个人洽谈,亦由其投入垫资并组织工人建设的证言,吉林省延房置业集团有限公司鑫元分公司、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空军军官住房发展中心长春办事处证实金达莱小区、文苑小区、蓝天佳苑一、二期工程由李建国个人洽谈、组织施工承建,并垫付部分款项的证明材料,一审中三位证人杨殿福、孟德军、曾仲元出庭作证,证实从李建国手中承包蓝天佳苑二期工程的土建、木工、抹灰工程,且拖欠的农民工工资一直是向李建国个人索要的证言,李建国提交的中国建设银行存款账户信息及明细账查询单、支付蓝天佳苑小区工程相关费用票据及李建国个人垫付部分工程款的现金支出的相关证据等,可以证明李建国作为建和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对诉涉工程进行了施工。

反观孟凡生和圣祥公司,虽主张圣祥公司是诉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但无法提供对建和分公司承建工程具体投入、建设、管理的相关证据,对该工程的相关情况知之甚少。而且圣祥公司在本案前置程序(2014)长执异字第16号案件听证会中,明确认可本案涉诉工程是李建国施工的。虽然圣祥公司出具李建国的承诺书欲证明其在(2014)长执异字第16号案件听证会中的表述不客观,但从该承诺书的内容上看,未能体现出涉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问题,该承诺书无法支持圣祥公司的反言行为。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的规定,一审法院将该举证责任分配给圣祥公司正确。

在李建国提供大量证据证明其为涉诉工程实际施工人,孟凡生未能提供关于诉涉工程实际施工人方面的证据,圣祥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推翻其在(2014)长执异字第16号案件中陈述的情况下,一审判决认定李建国是诉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并无不当。

综上,可以认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空军军官住房发展中心长春办事处打到建和分公司账户上的蓝天佳苑二期工程5050435.1元工程款属于李建国在承包建和分公司的过程中的投入及收益。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78条“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时,可以裁定企业法人为被执行人。企业法人直接经营管理的财产仍不能清偿债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执行该企业法人其他分支机构的财产。若必须执行已被承包或租赁的企业法人分支机构的财产时,对承包人或承租人投入及应得的收益应依法保护”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在执行案件中不得对建和分公司账户内的存款5050435.1元执行并无不当。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孟凡生、圣祥公司不服二审法院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一)建和分公司系圣祥公司的分支机构,其与圣祥公司之间的关系应当受到《公司法》规定的调整。《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公司可以设立分公司。设立分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根据以上规定,分公司 的财产属于公司所有,分公司对外进行民事活动所产生的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执行规定》第78 条第一款亦规定,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时,可以裁定企业法人为被执行人。同理,当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如果不能执行该企业法人分支机构的财产,将有违权利义务对等原则。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圣祥公司之前身东亚公司于2006317日向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设立分支机构建和分公司。2006 324日,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了建和分公司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为在所隶属的公司经营范围内,从事工程承包经营,其民事责任由所属的公司承担。建和分公司作为圣祥公司的分公司在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法注册登记,圣祥公司与建和分公司之间即形成法律上的公司 和与分公司之间的关系,应当受到《公司法》所确立的公司与分公司之间各项规则的调整。具体表现为:分公司的财产即为公司财产,分公司的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

本院同时注意到,本案再审申请人孟凡生申请执行一案的起因即是其与祥泽分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该判决因祥泽分公司系圣祥公司的分公司,据此判令圣祥公司承担债务责任并进而执行圣祥公司的财产。李建国在庭审中陈述,圣祥公司多个分公司经营模式基本相同,即以注册成立分公司的形式利用圣祥公司资质承揽建筑工程。在此情形下,对于一个分公司的民事行为适用《公司法》关于公司与分公司之间的规则判令公司承担责任,而对于另一个分公司如不适用该规则而使其免除责任,将有违权利义务对等原则以及法律适用的统一性。

(二)李建国提出的其与圣祥公司关于建和分公司经营模式的内部约定,不具有 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如前所述,建和分公司作为圣祥公司的分公司在工商管理机关依法注册登记,应当受到《公司法》既有规则的调整。无论当时圣祥公司与建和分公司内部如何约定双方之间的权利务关系及责任划分标准,该约定内容均不足以对抗其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法注册登记的公示效力,进而不足以对抗第三人。建和分公司、李建国如认为其为圣祥公司承担责任有违其与圣祥公司之间的内部约定,可与圣祥公司协商解决。

既然建和分公司系圣祥公司的分支机构,而案涉争议款项又在建和分公司银行账户内,故该笔款项在法律上就是圣祥公司的财产。在对圣祥公司强制执行时,如未出现法定的可以不予执行之情形,人民法院可以执行该笔款项。

(三)建和分公司与圣祥公司之间的内部承包合同,不属于《执行规定》第78 条规定的企业法人分支机构被承包的情形。首先,该内部承包合同载明的承包人是建和分公司,被承包人是圣祥公司,也就是说,从该合同的表现形式来看,被承包经营的是圣祥公司,建和分公司作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并没有被承包。且从已查明的事实看,无论是圣祥公司还是建和分公司与李建国之间均没有签订相关承包合同。据此,原判决认定李建国是建和分公司的实际承包人缺乏合同依据。

其次,该内部承包合同约定的承包范围为《资质证书》中规定的工业与民用建筑承包范围,也就是说,究其合同约定之实质,该合同名为内部承包,实为建设工程施工企业资质租赁或者有偿使用。李建国在庭审中亦自认其经营建和分公司,主要是利用圣祥公司的资质方便其对外承揽建筑工程。换言之,该内部承包合同约定之实质并非承包法律关系。

第三,《执行规定》第78 条中规定以及予以保护的承包或者租赁经营,应当是法律所准许的承包、租赁形式。众所周知,建筑施工企业具有很强的专业技术性,且施工质量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因此不仅要求此类企业要具有符合国家规定的注册资本,而且要具有与所从事的建筑施工活动相适应的专业资质。

实践中,一些建筑施工企业中所谓承包或者租赁经营的实质,是不具备资质的企业或者个人,以承包或者租赁形式,掩盖其借用建筑施工企业资质进行施工的目的,由于借用资质进行施工是法律及司法解释所禁止的行为,故与之相关的承包或者租赁经营合同以及施工转分包合同亦为法律所不容。因此,即便能够认定李建国与建和分公司之间存在实际承包关系,因其承包经营形式为法律所不容,故亦不应包括在《执行规定》第78 条规定的承包经营之列。

(四)法律作为一种约束人们各项行为之规范的总和,其中一项重要价值即在于保护合法权益。本院认为并倡导,遵法守法依法行事者,其合法权益必将受到法律保护;反之,不遵法守法甚至违反法律者,因其漠视甚至无视法律规则,就应当承担不受法律保护或者受到法律追究的风险。

李建国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从事建设工程施工事务多年,其应当知道国家有关建设工程施工方面的法律法规规定,应当知道法律对于借用资质从事施工行为的态度,应当知道公司与分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以及责任关系。但是,其坚持选择以圣祥公司的分公司名义从事经营活动,坚持选择利用圣祥公司的资质对外承揽建筑工程,坚持选择实施此种为法律所不容之行为并获取收益,其亦应当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不受法律保护的法律风险。

因此,即便能够认定李建国系建和分公司的实际经营控制人,因其对外以建和分公司名义从事民事活动,案涉争议款项亦实际存至建和分公司账户,其就应当按照既有法律规则承担法律责任,即其对于案涉争议款项提出的执行异议,不足以阻却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

司法实践中,一些案件常产生某些既定事实或者特殊情况与既有的法律规则之间的冲突。本案一、二审法院之所以作出原判决之认定,即是受到这种冲突所引发利益权衡纠结之影响。诚如原判决之分析,本案圣祥公司、建和分公司以及李建国之间确实存在着有别于一般公司与分公司经营模式的特殊情况,如李建国自述的其虽以分公司形式开展经营活动,但实际上系其个人借用圣祥公司资质从事部分工程的施工活动,从某种角度上讲,其境遇亦值得同情。

但本院同时认为,既然法律规则是立法机关综合衡量取舍之后确立的价值评判标准,就应当成为司法实践中具有普遍适用效力的规则,就应当成为司法者在除非法律有特别规定之外要始终坚守的信条,就应当成为不受某些特殊情况或者既定事实影响的准则。否则,如某一法律规则可以随着个案的特殊情况或者既定事实不断变化左右逢源,该规则将因其不确定,而不再被人们普遍信奉、乐于遵守,从而失去其存在意义,并将严重伤害法律的权威性、秩序的稳定性以及司法的公正性。

(五)原判决认定李建国系蓝天佳苑二期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超出了本案的审理范围。实际施工人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的概念,旨在对于那些已实际施工诉争工程但无法因合同关系主张工程款的人予以限制性保护,因其规范情形之特定性,故亦应在该规范所涉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才适宜对实际施工人的身份作出认定。

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并非是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和承包人为被告提起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原判决认定李建国为蓝天佳苑二期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一方面超出了本案的审理范围,另一方面因一、二审法院并非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进行审理,并未围绕该工程所涉各方之诉辩主张、举证质证情况进行庭审、判断及裁决,故作出该认定可能有失公正且可能对于该工程所涉各方之权利义务关系造成一定影响。因此,原判决作出的关于李建国为蓝天佳苑二期工程的实际施工人的认定欠妥,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建和分公司系圣祥公司的分支机构,建和分公司账户内的案涉争议款项在法律上即为圣祥公司的财产。建和分公司与圣祥公司之间的内部承包合同,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亦不应包括在《执行规定》第78 条规定的承包经营之列。原判决适用《执行规定》第78 条的规定,认定案涉争议款项系李建国个人财产,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李建国对案涉争议款项提出的异议,不足以阻却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判决:一、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李建国的诉讼请求。

来源/小甘读判例   整理/甘国民

地址:汉中市风景路东段市建筑学会院内 电话传真:0916-2240199 2626403 2626512

版权所有 汉中仲裁委员会 ICP备案编号:陕090482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