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汉中仲裁委员会正规权威官方网站,我们提供优质的仲裁服务。公正、公平、高效!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仲裁园地  
仲裁工作简报(2019年第12期)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2-25       

 

仲裁工作简报

 

(二年第十二期)

(总第112期)

 

                         汉中仲裁委员会

                         汉中市仲裁发展促进会                    20191220

                                                                                                                                                                   

 

 

 

仲裁动态....

汉中仲裁委员会、汉中市仲裁发展促进会成功举办首届仲裁开放日活动

我委积极开展12·4法制宣传活动

工作交流....

如何认定“以审计结论作为工程结算的依据”?

以案说法....

委托人是否有权要求承租人返还租赁物?

法海拾贝....

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有关利息成本是否受24%的限制?

 


 

仲裁动态

汉中仲裁委员会、汉中市仲裁发展促进会

成功举办首届仲裁开放日活动

20191219日,汉中仲裁委员会和汉中市仲裁发展促进会邀请陕西理工大学经济与法学院、汉中康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陕西顺华建设有限公司、汉中隆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数十家会员单位和知名企业举办了首届仲裁开放日活动。

本次活动由仲裁发展促进会会长罗了一主持,汉中仲裁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丁西云致欢迎辞,并介绍了汉中仲裁委的机构设置和工作情况。仲裁员、陕西理工大学经济与法学院张其鸾博士对我国仲裁法律制度,商事仲裁的特点、优势、仲裁协议及其约定,仲裁裁决的效力和执行等做了生动讲解。参加活动的企业代表进行了发言和热烈讨论。代表们一致认可仲裁是解决企业经济纠纷的好方式,仲裁专业性强,时效短,亲和、高效,解决经济纠纷具有显著优势。汉中仲裁委和仲裁发展促进会举办仲裁开放日活动,邀请大家到仲裁委员会参观、学习,让企业切身体验和了解仲裁很有必要。过去,很多企业不了解仲裁法,对仲裁知之甚少,通过仲裁开放日活动,企业学习到了仲裁法律知识,又增添了一个解决经济纠纷的好途径,对企业的经营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代表们希望汉中仲裁委和仲裁发展促进会今后多开展类似活动。

罗了一做了总结发言:企业代表们的意见和建议非常好。今后,汉中仲裁委员会和仲仲裁发展促进会还要继续举办多种形式的开放活动,让社会和企业了解仲裁、支持仲裁,充分发挥仲裁的优势,通过和谐仲裁解决经济纠纷,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同时,也欢迎企业与仲裁发展促进会建立联系,仲裁发展促进会愿无偿为企业排忧解难,组织本会专家帮助企业解决经营遇到的法律难题,给企业提供优质法律服务。

会后,来宾参观了汉中仲裁委的办公场所,汉中仲裁委和仲裁发展促进会向各位来宾赠送了法律汇编等资料,仲裁开放日活动圆满结束。

(信访监督部:刘艳)

 

我委积极开展12·4法制宣传活动

124日是第六个国家宪法日,也是宪法修正案颁布后的第二个宪法宣传周。今年的主题是:弘扬宪法精神,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汉中市委依法治市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汉台区区委依法治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组织市直和区直有关部门以及城区街道办事处等多家单位在汉中市中心广场举行了“12·4”全国宪法日大型宣传活动。

汉中仲裁委员会积极参与了本次宣传活动。本委工作人员通过现场咨询答疑、发放资料和小礼品等形式,积极宣传宪法和仲裁相关法律法规。参加法制宣传活动的其它单位也准备了宣传手册和挂历、环保袋等宣传品,吸引了许多群众。法制宣传活动现场,民间艺术家协会精心准备了法治题材的小品、舞蹈、快板、独唱、诗朗诵等多个文艺节目,节目空隙穿插现场法律知识有奖问答互动,将普法宣传的氛围推向高潮。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通过开展本次活动旨在宣传宪法知识,培养和促进了人民群众尊崇法治的理念,养成了学法、用法、知法、守法好习惯,全面提升了人民群众的法律素养。

(仲裁事务部:黄可咏)

u 工作交流

如何认定“以审计结论作为工程结算的依据”?

    我国《审计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审计机关对政府投资和以政府投资为主的建设项目的预算执行情况和决算,进行审计监督。对于此类项目,是按照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分包的情况下还有总承包单位和分包单位)签订的合同进行结算,还是按照审计机关的审计结果进行结算,长久以来存在争议。

    一方面,由于政府投资的建设项目的特殊性,从公共利益出发,以审计价格作为结算依据是规范国有资金使用、防范国有资产流失最直接的手段。另一方面,国家对建设单位的审计行为和平等主体之间的施工合同是不同的法律关系。如果通过审计发现确有对工程结算款高估冒算行为,完全可以适用民事法律规定中的撤销、无效等有关条款,涉及刑事犯罪的可移交刑事处理。一些政府投资工程的建设单位以等候审计结果为由拖延工程结算时间,进而拖延支付工程款,会引起连锁的不良反应。

争议的关键在于如何处理国家对于政府投资项目的管理秩序和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民事关系。在市场经济深入人心及政府治理水平提高的背景下,行政管理行为不应该直接介入市场交易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共识,从法理的角度,政府管理行为和民事关系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在调整对象、方式、法律后果等方面均存在不同,因此,结算应以工程合同双方当事人自治为原则,而行政管理对于民事关系的介入,需要当事人的明确授权。也就是说,具体如何结算,需要考察合同对于结算的具体约定及履行情况。

【呼和浩特绕城公路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河北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载《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12年第4期)。河北路桥公司所施工路面工程分验合格后,于2006111日向绕城公路公司提交竣工验收报告。双方于20081021日对河北路桥公司完工工程量进行汇总后,核定工程总造价为105243288元。但由于本案涉及的呼和浩特市二环路工程作为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政府“十一五”计划的重点工程,属于国有投资项目,按照相关法律和政府财政支付的规定和要求,需要进行审计。呼和浩特公路公司主张,应以审计结论作为计算工程款的依据。而河北路桥公司主张,应以双方当事人的约定为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双方已就应支付的工程款总价形成合意,这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没有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因此,绕城公路公司主张该工程量仅供审计之用,缺乏依据。依法有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审计部门对建设资金的审计是国家对建设单位基本建设资金的监督管理,不影响建设单位与承建单位的合同效力及履行。双方当事人并未在合同中约定,将审计结果作为计算涉案工程款的依据。且从一审法院调查的结果来看,审计人员认为审计局函中的初审值数据不准确,因为建设单位提交的相关材料不全面,故无法出具客观真实的审计报告。因此,绕城公路公司的上诉主张,既缺乏合同依据,也缺乏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第一,审计部门对建设资金的审计是国家对建设单位基本建设资金的监督管理,属于纵向的行政管理关系,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的合同效力及履行属于横向的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关系,审计结果并不当然地影响施工合同的结算。第二,对于建设工程的结算,应遵循意思自治原则,按照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结算方式执行,如果双方并未明确约定以审计结果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则不能以审计结果代替。第三,审计结果不宜作为结算依据,与其客观性也有一定的关系,特别是,施工方具有较完备的结算资料,但其并非被审计的对象,也无权提出抗辩或救济,审计结果直接适用于施工方往往对其不公平。

最高院在另一个案例中,对于公法与私法关系、合同相对性作出了更为详细的阐述。【中铁十九局集团有限公司与重庆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2012)民提字第205号。中铁十九局与重庆建工集团签订分包合同,约定“最终结算价按照业主审计为准”。道路工程竣工后,重庆市经开区监察审计局委托西恒公司进行竣工结算审核。以该审核报告为基础,重庆建工集团与中铁十九局对分包工程进行结算,双方签订协议并已大部分履行。之后,重庆市审计局以业主土储中心为被审计单位,对道路工程竣工决算进行审计,责令土储中心核减该工程结算价款15481440.93元。按土储中心的要求,重庆建工集团已经扣还了部分款项。中铁十九局与重庆建工集团对应以哪份审计结果为依据发生争议。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关于重庆建工集团主张案涉工程属于法定审计范围,因此必须按照国家审计机关的审计结果进行结算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审计法的规定及其立法宗旨,法律规定审计机关对政府投资和以政府投资为主的建设项目的预算执行情况和决算进行审计监督,目的在于维护国家财政经济秩序,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防止建设项目中出现违规行为。重庆建工集团与中铁十九局之间关于案涉工程款的结算,属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因此,本案诉争工程款的结算,与法律规定的国家审计的主体、范围、效力等,属于不同性质的法律关系问题,即无论案涉工程是否依法须经国家审计机关审计,均不能认为,国家审计机关的审计结论,可以成为确定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结算的当然依据,故对重庆建工集团的上述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对案涉工程的结算依据问题,应当按照双方当事人的约定与履行等情况确定。

关于分包合同是否约定了案涉工程应以国家审计机关的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的问题。本院认为,分包合同中对合同最终结算价约定按照业主审计为准,系因该合同属于分包合同,其工程量与工程款的最终确定,需依赖合同之外的第三人即业主的最终确认。因此,对该约定的理解,应解释为工程最终结算价须通过专业的审查途径或方式,确定结算工程款的真实合理性,该结果须经业主认可,而不应解释为须在业主接受国家审计机关审计后,依据审计结果进行结算。根据审计法的规定,国家审计机关的审计系对工程建设单位的一种行政监督行为,审计人与被审计人之间因国家审计发生的法律关系与本案当事人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性质不同。因此,在民事合同中,当事人对接受行政审计作为确定民事法律关系依据的约定,应当具体明确,而不能通过解释推定的方式,认为合同签订时,当事人已经同意接受国家机关的审计行为对民事法律关系的介入。因此,重庆建工集团所持分包合同约定了以国家审计机关的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结合结算协议的签订和实际履行情况,本院认为,虽然本案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对西恒公司出具的审核报告是否就是双方在分包合同中约定的业主审计存在争议,但该审核报告已经得到了案涉工程业主和本案双方当事人的认可,重庆建工集团与中铁十九局又在审核报告的基础上签订了结算协议并已实际履行。因此,即使西恒公司的审核报告与双方当事人签订分包合同时约定的业主审计存在差异,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双方当事人签订结算协议并实际履行的行为,亦可视为对分包合同约定的原结算方式的变更,该变更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拘束力。在双方当事人已经通过结算协议确认了工程结算价款并已基本履行完毕的情况下,国家审计机关做出的审计报告,不影响双方结算协议的效力。现重庆建工集团提出不按结算协议的约定履行,但未举出相应证据证明该协议存在效力瑕疵,故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中铁十九局依据上述结算协议要求重庆建工集团支付欠付工程款,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上述案例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由于行政管理关系和民事关系的不同,如当事人同意接受国家机关的审计行为对民事法律关系的介入,其约定应当具体明确,而不能通过解释推定的方式。审计,可以泛指第三方专业机构的审核,而在特定场合,则特指审计机关的审计。对于采纳哪种解释,需要结合合同约定确定,例如,合同中是否明确约定建设项目的国家投资性质,是否对于审计的具体主体、程序作出约定等。由于民法以当事人自治为原则,以行政干预为例外,最高人民法院实际上对于审计采纳较为严格的解释。

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合理预期和交易安全是法律的职责。除非双方当事人对于行政介入均有预期,施工方同意接受这一风险,否则不应介入。如果双方当事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已经通过实际行为变更了合同结算方式,从交易稳定性的角度,应该得到尊重。

    对于合同中明确约定了以审计机关的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这一约定是否有效,实际上也存在争议。一种观点认为,这一约定突破了合同相对性,使得双方当事人的风险不可控,不应作有效处理。另一种观点认为,该约定仅是双方关于结算方式的约定,只要是一致的真实意思表示,应该有效。小编同意第二种观点,若当事人约定以审计结果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的,审计结果已经转化为民事合同中双方当事人约定的一部分,是双方当事人对于自己权利的处分,当事人双方应当受到合同的约束。

201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出具复函,认为“地方性法规中直接以审计结果作为竣工结算依据和应当在招标文件中载明或者在合同中约定审计结果作为竣工结算依据的规定,限制了民事权利,超越了地方立法权限,应当予以纠正。”但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自行约定以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的,不在此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双方当事人已确认的工程决算价款与审计部门审计的工程决算价款不一致时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电话答复意见》[(2001)民他字第2]规定:审计是国家对建设单位的一种行政监督,不影响建设单位与承建单位的合同效力。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应以当事人的约定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只有在合同明确约定以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或者合同约定不明确、合同约定无效的情况下,才能将审计结论作为判决的依据。

    承包人投标时应当注意招标文件中的审计要求,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在合同谈判阶段,要尽力排除适用审计结果的不利条款,使得结算条款尽可能地合理、明确,特别对结算时限、结算依据等在合同中作明确约定。

(文章来源: 青岛仲裁委员会)

 

 

以案说法

委托人是否有权要求承租人返还租赁物?

[案情简介]申请人:广州某建筑设备租货有限公司被申请人:江苏省某集团有限公司2011613日,申请人(出租方)与被申请人(承租方)签订《租赁合同》,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在该合同加盖公章,赵某某作为申请人代表人在该合同签字。合同约定申请人同意将1台型号为中联重科塔吊出租给被申请人承建的涉案工程使用,租赁时间暂定于2011620日至201281日,具体以被申请人项目部正式通知时间为准;第二条约定,租赁价格为每月23000元;第三条约定,涉案塔吊及配件进场和退场,双方需验收确认;配件人进入现场仓库由被申请人负责,塔场及配件进退场运输与安装拆卸费38000元由被申请人支付。被申请人提前7日通知申请人塔吊及配件进场安装/拆除退场;申请人必须按被申请人通加要求及时形成生产能力/拆除退场;否则,因此给被申请人造成的失全部由申请人承担。第四条约定,涉案塔吊主机进场安装调试完毕,经广州市检测站检验合格和被请人验收合格并签字同意交付使用之目起3日内,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进厂运输与安装费28000元,退场费10000元,待涉案塔吊及配件拆除退场并经双方确认后3日内付清退场费。

201181日,申请人授权赵某某作为委托代理人处理涉案塔吊的管理及租金、进退场费收取事项,有效期至工地完工,塔吊拆除完。201189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定《塔机起租证明》,双方共同确认塔吊经调试、自检,现可以正投入使用,申请人正式将塔机交付被申请人使用,起租时间确定为201181日。201361日,赵某某与被申请人签《停机确认单》,双方共同确认涉案塔吊的停机时间为201361日,租金结算截止目期为2013531日,双方共同确认涉案塔吊在停机之日就拆除了。2013820日,申请人与被请人进行对帐,双方其同确认涉案塔吊租期为201181日至2013531日,被申请人尚欠申请人10000元未结清。

2013926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联系函》,要求被申请人让申请人拖走涉案塔吊。20131029日、116日、1112日,申请人继续向被申请人发函,要求被申请人返还涉案塔吊。2013117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复函称:合同履行完毕后,赵某某委托被申请人代为保管涉案塔吊。至于涉案塔吊的所有权人是谁,被申请人不知情,也无须了解,就货物保管关系来说,属于被申请人与赵某某之间的事情,他人无权干涉。如赵某某委托被申请人保管的堵吊确属申请人所有,请申请人与赵某某协调清楚后,通过赵某某与被申请人协商,被申请人无权越过委托人直接处置委托保管的货物。20131111日,赵某某出具《声明书》称:涉案塔吊产权属于申请人,涉案塔吊经赵某某联系暂时存放在被申请人工地,赵某某于20131016日离开申请人处,已无权处置涉案塔吊,申请人可直接要求被申请人运走涉案塔吊。20131115日,被申请人再次向申请人复函称:只有委托保管货物的赵某某出面才能解决此事,被申请人无权越过货物托管人处置保管货物。

申请人认为,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合法有效,被申请人应按合同约定支付撤场费。申请人是涉案塔吊的所有权人和出租人,租赁期限届满后,被申请人应将塔吊归还申请人。经申请人催告,被申请人拒不返还涉案塔吊,应按双方约定的租金标向申请人占用期间的损失。为此,申请人申请仲裁,请求为:(1)裁决被申请人立即返还申请人塔式起重机一台;(2)裁决被申请人支付退场费10000;(3)裁决被申请人自201391日起至返还之日,按每月23000元计付占用费,暂计算至20131215日为80500元;(4)仲裁费由被申请人承担。

[争议焦点]1、申请人有无权利要求被申请人返还涉案塔吊。2、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依《租赁合同》的约定将涉案塔吊交付被申请人使用,现涉案塔吊已停机并拆除存放于被申请人工地,被申请人应返还涉案塔吊。被申请人则认为,涉案塔吊的事项一直都是赵某某与被申请人联系的,涉案塔吊停机拆除后,由赵某某将塔吊存放于被申请人工地,赵某某与被申请人构成货物保管关系。即使主张权利,也应由赵某某主张,申请人无权就货物保管关系提起仲裁,仲裁庭就货物保管关系没有管辖权。

[裁决结果]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返还塔式起重机一台;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退场费10000元;3、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占用费(占用费以23000/月为标准,自201391日起计至返还之日止)4、本案仲裁费由被申请人承担。

[裁决理由]

1、关于合同效力的问题。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租赁合同》是双方在自愿的前提下协商签订的,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签约的主体,适格内容没有违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定,依法应属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的束力,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

2、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还涉案塔吊的请求。仲裁庭认为:第一、涉案塔吊的产权人为申请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1613日就涉案塔吊租赁事宜签定《租赁合同》,双方均盖章确认,赵某某仅作为申请人代表人签字,可见,本案属于租赁合同纠纷,出租人为申请人,赵某某仅作为委托代人处理涉案塔吊的相关事项,其代理权限至塔吊拆除完,即至201361日。因此被申请人就货物保管关系为由提出的抗辩不成立,其以此为基础的管辖权异议也不成立。同时,赵某某也于20131111日出具《声明书》确认涉案塔吊产权为申请人,赵某某已无权处置涉案塔吊,申请人可直接要求被申请人运走涉案塔吊。综上所述,《租赁合同》截至2013531日,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申请人作为涉案塔吊的产权人及出租人要求被申请人返还涉案塔吊,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仲裁庭予以支持。

3.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退场费10000元的请求。仲裁庭认为,根据合同第四条约定,退场费10000元待涉案塔吊及配件拆除退场并经双方确认后3日内付清退场费。由于未退场的原因是被申请人拒不返还涉案塔吊造成的,故应视为塔吊退场。现双方已于2013820日进行对帐共同确认被申请人欠申请人10000元来结清。故退场费的支付条件已成就,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退场费10000元。

4、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占用费的请求。仲裁庭认为,双方在2013820日进行对账时,共同确认涉案塔吊租期为201181日至2013531日,租赁期限届满后,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返还涉案塔吊,现被申请人无正当理由不返还涉案塔吊,造成申请人租金收益的损失。因此,被申请人应自租赁期限届满的次日即201361日起向申请人支付占用费,占用费的计算标准参照每月租金23000元的标准计算,自201391日起计至返还之日止。

5、关于仲裁费的承担。本案是由于被申请人拒不返还涉案塔吊所引起,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得到仲裁庭支持,故本案仲裁费由被申请人承担。

(案例来源:广州仲裁委员会)

法海拾贝

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有关利息成本是否受24%的限制?

裁判要旨: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请求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的,应予支持之规定,将合同约定资金成本调整为不超过24%。该调整有法律依据,并无不当。

案例索引:《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终776号】。最高院认为:中信公司与黄金公司所签《信托贷款合同》对于逾期违约金的计算标准有明确约定,其中1.12.2违约责任(3)约定:“借款人未按照本合同约定按期足额偿还本金、支付利息、违约金等任何应付款项的,每逾期一日,贷款人有权要求借款人按照当日应付而未付款项的千分之一向贷款人支付违约金,至应付款项及相应违约金全部付清为止”。中信公司与中青旅公司所签《保证合同》约定:中青旅公司所担保的范围包括《信托贷款合同》项下的主债权本金,以及相应的利息[包括利息、罚息(如有)和复利(如有)]等等。按照上述条款的约定,案涉信托贷款逾期违约金的计算标准为日千分之一,折合成年利率为36%。一审中,黄金公司提出该标准过高,应当予以调整,中青旅公司亦在一审庭审中陈述“我方也认为原告主张的36%过高,不能超过24%。”一审法院遂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请求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的,应予支持”之规定,将合同约定的逾期违约金标准调整为年利率24%。该调整有法律依据,并无不当。黄金公司对此并未提出上诉,中青旅公司作为担保人上诉提出,应以合同约定的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逾期违约金,该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地址:汉中市风景路东段市建筑学会院内 电话传真:0916-2626512 2626403 2240199

版权所有 汉中仲裁委员会 ICP备案编号:陕09048290号